探望未死的人

温温
2007-11-22 / 0 评论 / 293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
爸打电话,让我安排时间回老家看望三伯。听说最近他的情形急转直下,只怕是不长久了。

三伯得了老年痴呆症,慢慢的,就把所有的人忘记了。在我结婚的时候,三伯赶到平阳,却已经无法找到我家,只能摸到他记忆里最熟悉的地方—我们住过的西门,最后我们找到了他。在婚宴上,他已经无法认出我,只能努力的向我们笑,接受我和妻子的鞠躬。

在老家,看到了我的三伯。蜷在轮椅上,全身不能动,皮肤失去了正常的颜色,手脚都是不正常的样子。左脚底烂了一个深深的洞,淌血和肉。只有嘴的不停蠕动证明他的生命气息。偶尔的眼睛抬起来,我发现自己没有对视的勇气。

亲戚们三三两两的坐在边上,谈论着。“这一回脚烂,只怕是熬不了多久了”。“半月前看他尚好,现今整个人失去了形状,快了。”“只怕不出半个月了。”

我听着这样的议论,回想一些儿时老家的点滴,想想三伯曾经对我的好。感觉到生与死是如此的接近,甚至于交融。在这个乡间的角落,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一个忍受了一辈子贫困的老人在无声无息的忍受着他最后的苦难。

我知道,今天大约就是我拜见他的最后一面了。贴一张手机照片,他这一生,大概这是第一次上网吧?照片上,还有苍老让我心痛的亲人们。

4d8a9900f73fe88be850cde9-580x435.jpg

0

评论 (0)
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