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鱼

温温
2010-07-07 / 0 评论 / 272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
晚上,看到鱼缸里的小鱼真是可怜,将它偷偷放了。

这条小鱼的兄弟姐妹们,在河里生长–倘若他们没出意外的话–几个月就可以接近20cm,而它,被我从河里捞出来时是手指大小,一年多了,仍是手指大小。

我也怕它饿了,买的是最高级的细鱼食,它不吃,我丢饼干,它不吃,我丢米饭,它不吃,我丢生肉,它也许吃了一点,但是鱼缸的味道实在没法闻。我丢苍蝇,它不吃….

我唯一确定它喜欢的是河水里的红虫,但是只在盛夏我才有机会捞。而且,红虫没法保存,只能天天去捞,我连女儿都没时间照顾,何况它?

鱼缸里的其他鱼一条一条的慢慢死去了,只有它,日复一日的在鱼缸里游动着,度过了秋天,熬过了冬天,晃过了春天,一直到现在。

它仍然对我投喂的食物不感兴趣,它的身长仍然无变化。

我开始对它有愧疚的心理,害怕它感到孤独,害怕它感到饥饿。

我和女儿商量,把它放了吧,就放在小区里的小河沟里,这样你还可以看到它的,女儿舍不得。我女儿总是舍不得任何东西。

又拖了很久,回到家照顾这条小鱼似乎变成了我的一个负担。

在路上,我又忽然的嘲笑自己,对一台小鱼如此柔弱,当真是不成大事。自己的生活尚且苦苦挣扎,又为何去可怜他人?我可怜他人,他人却不因此与我友善。如此仁慈,总是没好下场的多。。。

0

评论 (0)
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