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回郑州三则

温温
2020-12-06 / 0 评论 / 305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
回家

下了班,自驾60公里,步行1公里,空中飞行1245公里,出租车30公里,到家。

居民

我的户籍在郑州,我的家在郑州,我的家人在郑州。但在它们眼里,我仍然是平阳人。我只能说,FUCK。

痛苦

鲁迅在呐喊里写道:

假如一间铁屋子,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,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,不久都要闷死了,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,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。现在你大嚷起来,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,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......

如他所说,屋子里的人,在昏睡时是并无痛苦的,但是清醒过来,反而痛苦了。如果我的家人不曾远跨千里,如果我不曾因此来回比较城市间的不同,那么,大概我还会满意于小地方的安逸,也不会痛苦吧。
出租车在高速上走,我又一次开始痛苦。我痛苦于自己和家人的分离,痛苦于现在不是自己开着一辆MPV带着他们出门的路上。如果我完全没有能力,大概也不会痛苦。然而在这个能力的边缘,却是让人最为痛苦。

2020-12-06_15-01-03_103.jpg

0

评论 (0)

取消